收割大白菜的喜悅——扶貧筆記43

來源:網絡 作者:佚名 發布時間:2019-10-11 20:25 

左手抓住白菜葉,右手舉起菜刀,悠著勁兒,向白菜根部砍去,再將白菜換個角度砍一刀,一顆大白菜便帶著泥土的芬芳“出土”了;干了一會兒,站直腰,用手擋住刺眼的陽光,望著四面挺著胸膛的綠色,彷佛聞到了飯菜和生活的味道,而這味道與胳膊的酸疼融合成一種神奇的喜悅

楊樹溝門村,在這一條溝的最深處,幾個自然村沿著路自然分布。村子里的紅頂屋子特別多,遠遠地看去,給人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。

往前走,一輛超大的貨車停在路邊,好幾個人正在忙上忙下地搬運大白菜。貨車車廂的一邊完全打開,兩位戴著手套的大嫂正在忙著過數和碼放,此時,車廂的小一半已經堆滿了大白菜。那菜看著特別精神,個個飽滿、個個水靈。

視線就彷佛是一條逆行而上的線索,從“水靈的白菜從哪里來”切入,看向了一輛從路的另一邊菜地里開來的小車,小車從綠色中“突突”而來,開到貨車邊上停下,一名大漢把車上的白菜成堆地搬下,送到車上大嫂的腳邊。

開車的老爺子趁著大漢搬運的當口兒,下了車,掏出一顆煙,往路邊的水泥墩上一靠,深深地吸上一口,然后緩緩地吐出,一個大大的煙圈將他臉上歲月的堆積籠罩。那種堆積,不顯得疲憊,而顯出一種在深邃和沉靜中的喜悅

這樣的表情吸引了我,于是便和同行的人慢慢地走了過去。同行的小伙子掏出一顆煙遞給剛剛抽完煙的老爺子,老爺子毫不忸怩地接了過來,說了好幾聲謝謝,然后就著小伙子舉過來的打火機,點燃了煙,習慣性地深深地吸了一口,與我們攀談了起來。

老爺子今年71歲了,身體特別硬朗,這幾片菜地都是他的,而且大部分都是他種的。老爺子家曾經因學致貧,好幾年前就脫貧了。老爺子一家十口人,如今已經分戶,“各家掙錢掙自己的,掙了錢歸他們自己,不過吃飯呢都到我這兒來吃,”說這話的時候,老爺子在笑,看那樣子,絕對不是抱怨,而是自豪。

老爺子說他有二十畝地用來種大白菜,忙的時候就雇一兩個人幫著弄,不過大部分都是他自己打理。

這時候,正有一位大嫂在地里收割白菜,她割下來,老爺子裝到小車上再從地里拉到貨車這兒點數,賣給來收菜的公司。今年大白菜收成非常好,老爺子說,“一畝毛產能達到兩三萬斤,凈產一萬五六,人民日報市場報網絡版《新時代新聞》,一斤賣一毛八到兩毛。”我用錄音做記錄,錄到這一段的時候,老爺子笑著插了一句,“去年能賣到七八毛,”,不過他說雖然去年掙的更多一些,市場就是不斷變化的,明年還會上去,價格起起伏伏,不影響他家日子過得滋潤。

老爺子特別自信,而我能看出來,這自信來源于生活,來源于勞動,來源于眼前這欣欣向榮的菜地。

我對老爺子說,去您菜地里看看,老爺子說沒問題去吧,他在這里等著卸車。我到菜地里,和大嫂要了一把多余的菜刀,向大嫂請教收割的方法。可能從小就曾和莊稼打過交道,我很快就上手了。看著一棵棵大白菜從我手底下“拔地而起”,帶著泥土、帶著充實、帶著踏實,被整齊地碼放在小車上,我不禁長長舒了一口氣,心底感到無比舒適。那種舒適與身體的收緊形成了來自內心深處的一種喜悅,這喜悅是神奇的,是真實的,也是長久的。

下鄉的時候,在不影響他人勞作的前提下,我往往會參與干一些農活兒,不為別的,只為那神奇的、真實的、能持久的喜悅。

責任編輯:大海
  •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i